“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

  “多到外面走走看看,心态就会慢慢变得更积极。”5月8日上午,栾志学在微信群里这样对一位残疾人朋友说。  “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因为我也是这样过来的。”如今担任河北省秦皇岛市肢体残疾人协会副主席、秦皇岛市海港区残联兼职副理事长的栾志学,向记者回忆起34年前自己受伤的事情:16岁那年,面对歹徒,他勇敢地挺身而出,后来头部受伤,昏迷了10多天,在床上躺了2个多月。  最初,栾志学坚信自己能好起来,直到半年后,自己的左手和左腿一直不听使唤,他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残疾了。  栾志学消沉

“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

  “多到外面走走看看,心态就会慢慢变得更积极。”5月8日上午,栾志学在微信群里这样对一位残疾人朋友说。  “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因为我也是这样过来的。”如今担任河北省秦皇岛市肢体残疾人协会副主席、秦皇岛市海港区残联兼职副理事长的栾志学,向记者回忆起34年前自己受伤的事情:16岁那年,面对歹徒,他勇敢地挺身而出,后来头部受伤,昏迷了10多天,在床上躺了2个多月。  最初,栾志学坚信自己能好起来,直到半年后,自己的左手和左腿一直不听使唤,他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残疾了。  栾志学消沉

“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

  “多到外面走走看看,心态就会慢慢变得更积极。”5月8日上午,栾志学在微信群里这样对一位残疾人朋友说。  “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因为我也是这样过来的。”如今担任河北省秦皇岛市肢体残疾人协会副主席、秦皇岛市海港区残联兼职副理事长的栾志学,向记者回忆起34年前自己受伤的事情:16岁那年,面对歹徒,他勇敢地挺身而出,后来头部受伤,昏迷了10多天,在床上躺了2个多月。  最初,栾志学坚信自己能好起来,直到半年后,自己的左手和左腿一直不听使唤,他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残疾了。  栾志学消沉

“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

  “多到外面走走看看,心态就会慢慢变得更积极。”5月8日上午,栾志学在微信群里这样对一位残疾人朋友说。  “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因为我也是这样过来的。”如今担任河北省秦皇岛市肢体残疾人协会副主席、秦皇岛市海港区残联兼职副理事长的栾志学,向记者回忆起34年前自己受伤的事情:16岁那年,面对歹徒,他勇敢地挺身而出,后来头部受伤,昏迷了10多天,在床上躺了2个多月。  最初,栾志学坚信自己能好起来,直到半年后,自己的左手和左腿一直不听使唤,他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残疾了。  栾志学消沉

“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

  “多到外面走走看看,心态就会慢慢变得更积极。”5月8日上午,栾志学在微信群里这样对一位残疾人朋友说。  “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因为我也是这样过来的。”如今担任河北省秦皇岛市肢体残疾人协会副主席、秦皇岛市海港区残联兼职副理事长的栾志学,向记者回忆起34年前自己受伤的事情:16岁那年,面对歹徒,他勇敢地挺身而出,后来头部受伤,昏迷了10多天,在床上躺了2个多月。  最初,栾志学坚信自己能好起来,直到半年后,自己的左手和左腿一直不听使唤,他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残疾了。  栾志学消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