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Excel到微服务

Excel很老,Excel很土,Excel一点也不sexy;微服务新,微服务很潮门,微服务很高大上。那么,Excel和微服务有什么关系? 上个月看了篇文章,The Unbunlding of Excel。作者认为,对于初创公司(尤其是非“纯IT”初创公司)来说,Excel几乎包办各种工作。想要计算?请用Excel。想做轻量级的CRM,可用Excel。建立财务分析模型?还是用Excel。简单的项目管理?当然Excel。数据分析总揽图?仍然是Excel。执行简单的ETL任务?E

从Uber性骚扰,到IT祛魅

自从滴滴打车和Uber中国合并之后,Uber似乎很久没有进入过我们的视野了。不过就在前几天,它再一次成为了舆论的焦点。 可惜的是,这次Uber成为焦点不是因为正经业务,而是因为性骚扰。按照女当事人Susan J. Fowler在自己博客上的说法,她2015年加入Uber负责SRE的工作,入职第一天她的上司就对她进行明目张胆的性骚扰。当然这还不是最火爆的,最火爆的是,当她选择向更高级领导和HR投诉时,得到的答复是“这个人绩效很棒,惩罚他并不是好的选择”。于是这位当事人面临两个选

古诗文不是看上去那么美好

很久没有看电视,最近才知道央视的《古诗文大赛》成了热门,结果也引起了不少讨论。古诗文大赛我没看,冠军的情况我也不了解,所以不评价。不过身为一个对古诗文一直有兴趣的票友,我挺愿意讲讲自己对古诗文的看法。 古诗文大赛结束以后,社交媒体上有一种论证“古诗文有用”的论调流行开来,那就是:你看到江山春色,如果你懂得古诗文,你就会背“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如果你不懂古诗文,你就只会说“真他妈的漂亮”。类似的场景堆叠起来,就能证明懂古诗文很重要。 这种论调看来相当有道理,因此很

我和历史系的缘分

在上大学之前,我从没想过自己会与历史有关系,因为对历史根本不感兴趣。在我的认知里,历史是和地理一样,需要死记硬背的学科。而真正重要的是理科。那时候大家都知道一句口号: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虽然高中阶段分理科分班,但无论文科还是理科,大家都是在混乱和兴奋中度过的,许多经历今天想来仍然觉得不可思议。比如寒暑假一补课就有人举报甚至上电视新闻,比如高三了每天仍然只能安排六到七节课,比如到最后一学期毕业年级的老师为了反对学校的某项安排集体罢课一周…… 高考之前,学校放假让大家

你为什么需要一台智能路由器?

首先声明,这不是广告。 你为什么需要一台智能路由器?这不是品质生活的加分项,而是形势所迫。如果你承认“我的家里我做主”,你应该有一台智能路由器。 理由如下。 1. 你需要自由地访问网络上的资源 不要误会,“自由”并不完全等于所谓“有害”的信息。姑且不论“有害”真的名副其实,官家自己也承认,目前的技术无法区分“有害”信息,只能把孩子连洗澡水一起倒掉。但是很多时候,孩子对我们来说就是那么重要。 我喜欢有固定的闲暇时间徜徉在YouTube的世界里。为什么风力发电机的叶片都是三片?

老虎吃人这回事

大年初一,老虎吃人,一起事件,两条生命。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悲剧。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悲剧越来越展现出成为闹剧的可能,朋友圈里关于此事的文章接连出现,火气一个比一个大。这个结果,或许大家都没想到。 据我观察,逃票违规,翻墙有错,老虎吃人无可厚非,这些问题事实清楚,大家都没有争议。争议的焦点不在于当事人和当事虎,而在于外人如何看待当事人、当事虎,以及如何评价外人的看法,以及如何评价其他人对外人观点的评价…… 那么我也来凑个热闹,谈谈我对“老虎吃人”的看法吧。 首先要谈的

【译文】热闹驱动开发

按:今天在网上看到阮一峰推荐的《Hype Driven Development》,忍俊不禁,联想到工作中的很多经历又百感交集。趁春节假期翻译出来(练练手),与大家共享。 软件开发团队所做的软件架构或技术栈的决策,很多并没有经过踏实的研究和对目标成果的认真思考,而是不准确的意见、社交媒体的信息,或者就些是“热闹”的玩意。我称这种作派为“热闹驱动开发(Hype Driven Development,HDD)”,眼见它的危害,我赞成更专业的做法,就是“脚踏实地的软件工程”。下面我

努力,让世界更美好一点

2016年末,有很多人开始回顾这一年,整理自己的收获。大家的回顾常常让我感到羡慕,我从12月初开始回想自己的2016年,更多的似乎是经历和感受,收获似乎是谈不上的。 然而生活总是会有出乎意料之处。12月下旬,我忽然在微信公众号后台收到一条询问孟老师的消息。2015年7月孟老师不幸逝世,2016年4月我联系上孟老师的家人和学生之后,在公众号里写了一篇《怀念孟老师》,本来只是表达自己的纪念。不料发布以来,竟然成了全国各地孟老师学生寻找他踪迹的线索,每个月我都可以在后台接到这样的留

给你“想要”的,未必会让你更幸福

前些天《财经》杂志发了篇对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的访谈,当时我只是觉得这篇访谈挺怪异,但也没多想。结果不久,这篇稿就四处被删了。再过不多久,知乎上又出现了“如何看待张一鸣的《财经》杂志采访?”的问题,并引出了不少回答。看来,这个问题确实可以多讨论讨论。 这篇访谈讲了什么?我尝试归纳如下: 今日头条是技术公司而不是媒体公司,不承担“价值观”的拷问; 如果非要问价值观,那么头条的价值观是“提高分发效率,满足用户信息需求”; 用户需求,可以通过分析用户点击、阅读、分享、收藏等行为来

微服务与架构师

因为工作的关系,最近面试了很多软件架构师,遗憾的是真正能录用的很少。很多候选人有多年的工作经验,常见的框架也玩得很溜。然而最擅长的是“用既定的技术方案去解决特定的问题”,如果遇到的问题没有严格对应的现成框架,就比较吃力。这样的技能水平或许适合某些行业,但很遗憾不符合我们的要求。 软件架构师到底应该做什么,又为什么这么难做好,这都是近来的热门问题,我也一直在和朋友们讨论。正巧,最近我看完了新鲜出炉的《微服务设计》,所以大概可以谈谈自己的看法了。因为这类问题比较抽象,也没有统一答